博議
  □晏揚
  離高考還有1個月之際,江蘇省物價局日前正式公佈了公辦高校學費調整標準,8大專業中有6大專業的本科學費上調11.1%至47.8%,專科學費上調11.3%至49.6%不等。其中漲幅最大的是醫學專業,本科學費從4600元上調到6800元,漲了2200元。(5月6日《揚子晚報》)
  近年來,廣西、貴州、湖北、山東相繼上調了大學學費,現在江蘇省步其後塵,而江蘇省之後,不知又有多少省份紛紛效仿。正如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所言,目前大學學費呈現出“報複性上漲”的態勢——教育部曾於2007年明確要求大學學費五年內不得上漲,維持在2006年的水平,現在“禁令”期限已過,各地大學學費於是急劇反彈,且各大學存在攀比上漲的情形。
  物價在上漲,大學生培養成本在上漲,提高大學學費看似在情理之中,但其中有兩個問題需要釐清。
  其一,大學學費標準不能突破政策“紅線”。我國高等教育實行成本分擔機制,根據1996年原國家教委出台的《高等學校收費管理暫行辦法》:“高等學校學費占年生均教育培養成本的比例最高不得超過25%,具體比例必鬚根據經濟發展狀況和群眾承受能力調整到位。”也就是說,高等教育成本主要由政府承擔,有條件的地方政府應盡可能多地承擔,而即便財政再困難,高校負債再多,學生承擔的比例也不得超過25%。
  而反觀近年來一些地方上調後的大學學費,明顯突破了這條政策“紅線”。以廣西為例,根據成本監審,近三年來廣西高校的生均教育成本為14667元,按照學生最多分擔25%計算,大學學費平均值應不超過3667元。但在去年,廣西高校學費標準一下子調整到每生每學年平均達到5077元,相當於生均教育成本的近35%,明顯違反了國家相關規定。
  其二,熱門專業高收費不合理,並且加劇了教育不公。此番各地上調大學學費,一個突出特點是熱門專業收費較高,比如江蘇省允許各高校自行上調優勢學科的學費,理由是“優勢學科比較熱門,不愁生源”。各個專業的教育成本不同,學費當然可以有所差別,但是,只要是熱門專業便要高收費,則沒有道理可言。因為某個專業是否熱門,與該專業的教育成本並無必然關係。熱門專業學費上漲,將導致許多貧寒子弟即便考了高分也不敢就讀。
  我國高校中特困生、貧困生所占比例高達20%,學費上漲會讓更多學生上不起大學。因此,對於各地大學學費“報複性上漲”以及相互攀比上漲,有關部門該管一管了。
  晏揚  (原標題:該管管大學學費“報複性”上漲)
創作者介紹

督察

kq36kqtb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